一個黑客的“心靈史”和它引發的安全難題
2007-03-22 07:21:30   來源:第一財經日報(汪小意)   評論:0

  有很多人覺得奇怪,憨態可掬的熊貓,如何成為破壞者的標志?這里面,有黑客們惡作劇傳統影響的成分,也不能不探微李俊心智中的天真之處。

1 為什么是熊貓

有個笑話說,一個電腦狂人在路邊撿回一只會說話的青蛙,青蛙說,如果你吻我一下,我就能變成一個美麗的姑娘,陪在你身邊。狂人說,對我而言,沒有多余的時間和美麗的姑娘一起打發,還是擁有一只會說話的青蛙比較酷。

對于李俊而言,這個笑話,恰是他生活的寫照。他喜歡動物。他正是用這個理由解釋,為何選擇熊貓圖案來作為他病毒所到之處留下的印記。

在生活中,李俊喜歡狗。他屬狗,喜歡狗也是一種情感歸依。據說李俊先后養過10只狗,有錢后他買過高價的牧羊犬、可卡犬。被抓后,他心愛的可卡犬“皮皮”由他弟弟帶回陽邏的家中。網上有人還據此推論說,如此喜歡動物的人,壞不到哪里去。

有很多人覺得奇怪,憨態可掬的熊貓,如何成為破壞者的標志?這里面,有黑客們惡作劇傳統影響的成分,也不能不探微李俊心智中的天真之處。這種天真心智源于現代生活壓力、卡通化的娛樂供給和技術飛速進步等多種原因,是一代人的通病。幾乎無法找出一種真正典型的能代表大多數人的理想生活方式來代表這個時代,相應地也沒有屬于這個時代的生活理想。從小城鎮走出來,李俊根本無法觸摸到在大城市生活的精粹,既然無法觸摸,也就無從學習。只有互聯網,在繼書本之后,深刻地影響和改變了他。他的世界逐步龜縮為一個網蟲和黑客的地盤,或者說,他站到了一個可以和傳統世界對立的地方。他的世界如此之小,只在一臺電腦之內,他的世界又如此之大,足以讓他能夠手舞足蹈。在互聯網空間中,他為自己謀得了強大的控制力,這種控制力遠勝于他在現實世界所能擁有的。他就像一條活躍于自來水管中的蛇,一只糧倉中的老鼠,如果不被特別注意,他甚至感覺到自己能為所欲為。

破壞并不是李俊的目的,賺錢也不是李俊全部的追求。在那個相對傳統的家庭里面,李俊有一個就讀于音樂學院的弟弟,他自己,還沒有自甘墮落到不可救藥的地步,甚至,還有一種依附于主流和現實社會的奢望,始終糾纏著他。然而罪與罰來得非常緊湊,他本人根本無法弄明白自己到底應該如何選擇人生道路,就走進了牢房,并很可能將在里面度過30歲前的人生。

李俊不是唯一成為罪犯的黑客。在武漢,在湖北,在中國,無數這樣的青年走出校門,在網吧的一臺臺電腦前,其實隨時有淪為罪犯的可能。這是一個家庭力量無力干預的世界,家長們在互聯網上處于劣勢,甚至有排斥心理。在李俊被抓之后,李俊的母親就流著淚說,早知道當初就不該給他買電腦。

2 網絡安全需要“三公”協同

互聯網是新型罪犯們的樂園、糧倉,也是傳統罪犯互相勾結、聯絡的工具。在公安部門破獲的一些案件中,就有互相連真名都不知道、實施犯罪行為前從未互相見面的團伙,他們在網上聯絡,制定作案計劃后呼嘯而來,又呼嘯而散。

這給公安部門的工作帶來了新的挑戰。仙桃市公安局網監大隊副指導員胡逢義認為,和互聯網安全相關的,除了公安之外,還有公司的力量,以及網民自身公德心的力量。胡逢義感嘆說,運營商的唯利是圖是互聯網安全的重大隱患。

還沒有國家力量或者是社會力量從這“三公”協同的角度,來構筑一個安全有效率的互聯網環境。無論如何,對運營商的規范應該提到議事日程上來,國家一些部委已經在做類似的事情。然而,能站多高,看多遠,又或者說能否深入到國情、民情之中,從技術倫理和商業倫理角度立意,從兼顧效率和安全的角度立法,這關系到互聯網上的長治久安。懲罰一個李俊容易,但是,冷靜的思考能讓人發現更大的挑戰。

3“熊貓燒香”燒到警方頭上

從“熊貓燒香”案的立案過程,可以管窺我們能夠依賴的安全保障體系之一斑。

“熊貓香”燒遍全國,為什么是仙桃市警方率先立案?仙桃離武漢市區有一個半小時車程。巧合的是,仙桃是殺毒軟件《金山毒霸》出品人金山軟件CEO雷軍的故鄉。江漢平原上的“九頭鳥”們,一向以頭腦靈活著稱,在信息時代他們也必將有所表現,無論正邪。[Page]

實際上,仙桃市警方立案,和“熊貓香”燒到了自己頭上有關。公安局的局域網在辦理第二代身份證時感染了“熊貓燒香”,同期,仙桃市的地方網站“江漢熱線”也報了案。經過公安局內幾番討論,終以地級局的身份立了案。

仙桃市公安局副局長葉鐵官說,當初市局猶豫過,對這樣一個造成全國性影響的案件,由仙桃立案是否合適。而且,仙桃警方對能否破案,也沒有絕對把握。

在這之前,一度也很猖狂的“武漢男孩”病毒早已引起仙桃市警方的注意。

一經立案,湖北省公安廳乃至公安部都很重視。案件很快被要求進行全國協作。國家計算機病毒應急處理中心是國家級計算機安全管理機構。該機構也派出專家到武漢,參與案件偵破的協同指揮。

抓住首犯的震懾效果是明顯的。然而,這起由中國警方首次破獲的計算機病毒制作傳播案,并沒有完結。因為,小小的仙桃市第一看守所,關不下那么多參與到利用計算機病毒作案的嫌犯;而全國眾多網監部門,尚缺乏與計算機犯罪針鋒相對的某些必要條件。

打擊計算機犯罪,并不缺乏有關的法律法規。只是,由于缺少相關的案例和判例,也給各地公安部門立案、辦案帶來了一定的難度。

胡逢義說,罪犯們也很狡猾,他們把盜竊重點放在游戲賬號、虛擬貨幣等財產屬性不明的數據上,而銀行卡則“不太敢弄”,因為容易引起高度關注,惹火燒身。

相關熱詞搜索:黑客 安全

上一篇:后博客時代:2007年崛起的十種客
下一篇:熊貓燒香作者:不是網絡英雄只是網絡混混

分享到: 收藏
超清无码无码二区无码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