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貓燒香作者:不是網絡英雄只是網絡混混
2007-03-22 07:22:57   來源:第一財經日報(李俊)   評論:0

  李俊不是農民工,不是白領,他的身份在這兩者之間,但是這個族群卻最容易產生拿著計算機病毒“喊打喊殺”的互聯網混混。

李俊歸案,甚至引發了一場有關他是否是天才的討論。

說李俊是天才或人才,不如說,他成了某種象征,成為某個社會層面展開“英雄幻想”的載體,尤以某些活躍于互聯網上的青少年為甚。在百度貼吧,在網絡上的這個那個角落,總有一些將李俊典型化的聲音。這同上世紀80年代持槍流竄被全國通緝的“二王”、本世紀初的馬加爵有些類似。人們喜歡從案件出發展開聯想,從中肯定否定某些“意義”,進行法律范疇之外的道德和人性評判。

還有一種聲音說,李俊是不合理的人才選拔制度造成的悲劇。這種聲音無疑又偏離了道德和人性的范疇,而是機械化的經濟論調:將人僅僅視作勞動力,人才,不過是換了一種標簽而已。勞動之于個人、發展經濟之于社會,都是謀取幸福的手段而不是目的本身。當然,當就業偏離為一種“目的”,而且成為社會性的現象,那么,犯罪就成為危機發出的信號,如同人的機體產生疼痛。

僅僅從就業、人才的角度討論,其實是在忽視人性中暗含的要從自由到放縱乃至瘋狂的沖動。互聯網極大提高了現代人的信息能力,這正是千百年來人類未曾想象過的結果——“信息豐饒”。在“風吹草低見牛羊”的信息世界,人們自由地交互,創造出前所未有的無數信息在線實時流動的壯觀景象,既有電子商務平臺上“熙熙攘攘的集市”,也有網絡游戲中“波濤詭譎的江湖”。人性在互聯網上超越傳統身份、社區和地域而存在。

當有的人在互聯網上一無所知、一無所有,而有的人在互聯網上卻有豐富的經驗、大量的虛擬財富時,這也是一種貧富差距。盡管互聯網還很不完備,但卻像當年美國的西部一樣,涌動的淘金者腳下的土地最終會成為一座座都市。當年的西部牛仔也是目無法紀,用決斗來解決問題。今天,法律的力量對互聯網并沒有地理上鞭長莫及的遺憾,卻有另一種看不見的鴻溝,互聯網上的“夜不閉戶”完全成了烏托邦,人人都需自保。

李俊不是農民工,不是白領。他的身份在這兩者之間,但是這個族群卻最容易產生拿著計算機病毒“喊打喊殺”的互聯網混混。學歷不是關鍵,對前途感到迷惘、缺乏守法意識的大學生,一轉身就是又一個“李俊”。當整個社會都鼓吹互聯網和財富相關的故事,那些渴望的心靈一旦有機會了解計算機病毒的“神奇”,將不再肯放過面前的“金光大道”,哪怕對計算機還不甚了了,也會以極大的熱情去學習。

互聯網上的犯罪,也讓人想起改革開放之后,車匪路霸的一度猖狂。

李俊擁有的專業知識并不能證明他是一個天才,只能證明他是一個有學習能力的人。李俊制造的病毒不能證明他是一個和我們所有人都不同的另類,他和我們同樣有感情、有缺陷,并同時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罪犯們獲取利益或者進行破壞,不過是用不合法理的手段瘋狂。他們踐行的軌跡,往往還是社會變動的最新鮮最敏感之處,他們心靈上的陰影,往往能見諸每一個處于類似生存環境的公民的內心。

技術是一種權力。請問,正在熟稔各種技術的你,也會有一顆不安的“黑客的心”嗎?

相關熱詞搜索:熊貓燒香

上一篇:一個黑客的“心靈史”和它引發的安全難題
下一篇:中國網絡深受黑客“垂青”

分享到: 收藏
超清无码无码二区无码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