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軍系的想象空間
2011-07-30 19:23:19   來源:南都周刊(轉載)   評論:0

點擊進入下一頁

在過去幾年中國互聯網的又一波迅猛增長潮中,雷軍是獲益最多的人之一,他投資的樂淘網、凡客誠品、UCweb、多玩網、拉卡啦等近20家互聯網公司,幾乎每家都是所在領域的前三名,曾有媒體估算過,“雷軍系”的資產總值已經接近200億美元。

記者王宏宇攝影邵欣

“讓大家失望了,根本不存在什么‘雷軍系’。”北京望京卷石大廈,小米科技位于12層的辦公室里,雷軍雙手一攤,做出一個哭笑不得的表情,坐在大班椅上,腳上一雙綠色的“憤怒的小鳥”帆布鞋,一晃一晃。

這雙鞋來自樂淘網。雷軍從這家公司創立的第一天起,就是投資人兼董事之一。最新的Alexa排名和艾瑞咨詢的調查顯示,樂淘網在中國鞋類B2C網站中流量和訂單數均為第一名。

樂淘網只是過去5年來,雷軍所投資的眾多成功項目中最普通的一個。除此之外,雷還投資了凡客誠品、UCweb、多玩網、拉卡啦、小米科技等近20家互聯網公司,這些公司目前幾乎全部是所在領域的前三名。其中僅凡客誠品一家,目前的估值就超過了30億美元。

毫無疑問,在過去幾年來中國互聯網的又一波迅猛增長潮中,雷軍是獲益最多的人之一——在上述多數公司中,董事長的名字都是“雷軍”。

有好事的媒體曾經估算,雷軍所參與投資的資產總值已經接近200億美元——比百度騰訊市值的一半略少,但已經接近阿里巴巴市值的3倍。而在18個月之前,投行人士估算的這個數字還僅僅是16億美元。

“雷軍系”這個名詞于是由此而來,還有人把它與百度系、騰訊系、阿里系并列,稱為中國互聯網行業中舉足輕重的一張桌子(Table)——T指騰訊,A指阿里巴巴,B指百度,L指雷軍,E則是奇虎董事長周鴻祎名字的諧音。

不過,雷軍個人似乎很不喜歡這個提法。“這是敵對勢力誣蔑我軍的干法,捧殺。”雷軍說,“我其實對投資沒興趣。在那些公司里面我都不是主要控制人,只是朋友間互相幫忙而已。投資對于我來說就是玩,是交朋友。至于大家在某些方面比較尊重我的意見,那是另外一回事。”

但問題顯然并非他說的“玩玩”這么簡單。

雷軍說做投資人的這幾年里,他都在思考同一個問題:怎樣做一家蘋果一樣的公司,做一款像iPhone一樣的高端手機。

“黃袍加身”

在麒麟游戲副總裁邢山虎發布那條給他惹來很多麻煩的微博之前,很多人本來已經忘記了“雷軍系”這個話題。這個曾負責辦公軟件產品線的金山前員工,就在雷軍7月7日重返金山接任董事長一事接受采訪時表示,“如果雷總同意,我愿意重回金山打工。”

“雷總”是雷軍在金山任總裁時員工對他的稱呼。這個來自湖北仙桃的42歲中年人,在20年前加入這家公司, 6年后成為總經理,其間投資了當時領先的電子商務網站之一卓越網,并在4年后將后者作價7500萬美元賣給了亞馬遜。2007年,金山在港上市后,雷軍宣布離開金山,成為天使投資人。

事實上,雷軍早在一年前即已回歸金山,但并未出任任何職務,只在幕后策劃了金山對自己投資的可牛的收購,并在去年底政府調停“3Q大戰”時擔當了金山方面的代表人。但彼時已經有人提出“Table說”,認為這是作為“L”的“雷軍系”在給作為“E”的奇虎360“減速”。

和一年前相比,如今的雷軍顯然已經更加不可同日而語。如果金山前員工,包括藍港在線CEO王峰、暴風網際CEO馮鑫、麒麟游戲CEO尚進,甚至凡客誠品的陳年等在內,都有類似邢山虎的“老領導”情結,再加上雷軍投資的數十家公司,那將形成一個足以影響數億網民的勢力集團,幫助此前困難重重的金山“華麗轉身”綽綽有余。

彼時,雷軍也曾在發布會上激動地表示,“我一直把金山看做生命中最寶貴的東西,我愿意為金山赴湯蹈火……只能拼命往前沖。但具體怎么做,還沒想好。”

這更激發了分析人士關于重振“金山帝國”的豐富想象——此前與雷軍私交不錯的盛大陳天橋網易丁磊,以及投資人蔡文勝,又將如何起作用?受此影響,金山股價在雷軍回歸當天甚至一度沖高12.85%。[Page]

但幾天后冷靜下來的雷軍,似乎對這種類似“黃袍加身”的行為并不領情。此前一直以“投資人”身份出現的他,忽然出現在小米科技臨時召開的一場媒體溝通會上,并以小米科技CEO的身份公開亮相。會上,他表示自己在金山的作用僅限于“保持改革開放不動搖”,未來主要的精力還是放在小米科技上。

“我其實已經沒有可能做金山CEO。不管我能不能,愿不愿意,都不大可能了。”

雷軍對《南都周刊》說,“以前講的都是煙幕彈。從去年4月10日創立的第一天起,小米200名員工中的每一個人都知道,我是這里的CEO。金山發布會前一小時,我還打電話通知了我們小米的每一個合伙人,告訴他們,‘這件事和以前相比,沒有任何變化’。”

誰是小米?

“機齡16年,一共換了53部手機,燒掉191843元!人生第一部手機是愛立信GH337,現在在用三星Galaxy SII。”7月16日,雷軍忽然發了這樣一條微博。微博還附了一個鏈接,點過去是小米科技的一個網頁,可以看到這些手機的價格和圖片。

“其實他還有好多沒寫上去。雷軍其實用過上百部手機,他不好意思說還用過VETU、Prada,還有法拉利手機什么的,怕別人說俗氣。”小米科技聯合創始人、副總裁黎萬強說,雷軍“平時都是背一個背包,里面起碼放著8、9個手機”。

實際上,做投資人的這幾年,雷軍都在思考同一個問題:怎樣做一家蘋果一樣的公司,做一款像iPhone一樣讓人瘋狂的高端手機。

“蘋果手機4年前發布,喬布斯說,‘我重新定義了手機’,結果其他的手機果然就都不是手機了。到現在已整整4年過去,還是沒有一家公司能夠趕得上甚至接近蘋果。”雷軍覺得,這其中的關鍵點就在于蘋果在30年前就是一家軟硬雙修的公司,有著歷史悠久的工程師文化。但“軟硬雙修”的通才是不可能有的,而在中國的IT界,30多歲仍然在做工程師,也絕對無法想象。

到了2009年末,這個問題的答案開始慢慢清晰,那就是,也創辦一家完全硅谷模式的公司。簡單說,就是通過硅谷模式的合伙人制度來解決“通才”的問題,通過全員持股和扁平化,解決工程師們的激勵問題。

接下來,雷軍花了6個月時間來說服前谷歌中國研究院副院長林斌,同自己一起創辦一家這樣的公司。當時剛從金山離職的前金山詞霸總經理黎萬強成了這家公司的第三名員工,再后來雷軍又陸續找來了微軟Windows Phone的軟件工程總監黃江吉,創辦北京科技大工業設計系的劉德,谷歌3D街景的負責人洪鋒,以及摩托羅拉中國研發中心的創辦人、“明”系列的研發帶頭人周光平。

再接下來是一個絕對激進的管理方案:除了這幾位合伙人,下面再沒有設置任何職位——所有新進員工都由雷軍和林斌親自面試,確保來的人都有足夠的開發經驗,足夠的創業激情,以及很強的自我驅動力和自我管理能力。不過即便肯出雙倍薪水,這樣的人在中國也不好找,于是小米后來又出臺了一項鼓勵措施:凡是成功推薦兩人入職的,無論是小米員工還是業內朋友,一律送當下最熱門的數碼產品一臺。

不過,即便這樣,招人的速度還是太慢。之后的大半年,雷軍和林斌絕大多數時間都在忙于招聘,到年底完成首輪融資4100萬美元時,小米才有了56名員工,他們平均年齡是32歲,絕大多數來自谷歌、微軟和金山,其中相當比例都是技術總監和項目負責人。

此時,“豪華團隊”的效果也開始顯現:團隊花一個月時間做的練手之作“小米司機”一炮而紅;基于安卓的第三方操作系統MIUI開始每周穩定更新; 11月開始立項的手機端SNS應用米聊,也在12月23日發布了多平臺版本;周光平帶隊的小米手機硬件團隊,也悄悄開始動工。

7個月后,MIUI社區的活躍用戶超過了30萬,每周末升級一次,粉絲們翻譯了24種語言版本,建立了10個不同語言的民間網站。米聊的實名用戶突破了300萬,小米手機則做出了第一版的工程樣機。

雷軍把小米現階段的產品聚焦在三個核心:MIUI、米聊和小米手機。作為某種取舍,“小米司機”被果斷停掉。“這是一個千萬美元級的項目,但我們的目標遠比這大得多。”黎萬強說。[Page]

這也沒什么可惜。一位小米的投資人告訴雷軍,他們跟蘋果高管交流過,后者認為他們是唯一可能的全能型競爭對手,可能會產生在中國這個有一定封閉性的,非定制的大市場。雷軍則回應說,小米還需要5億—10億美元的現金,“全球500強是那么容易做的嗎?”

競合之間

在小米逐漸浮出水面的過程中,“雷軍系”以及它的對手們,也正在發生微妙的變化。

雷軍說,創辦小米時,遇到的最大困難就是人的問題。“我的子弟兵都在金山,但我是金山法人主要股東,絕不能挖金山的角。”盡管后來人員的增長相當程度上是通過挖角其他公司解決,但記者還是在小米見到了眾多金山前員工的熟悉面孔。而在一些論壇上也有金山內部員工抱怨,雷軍重返金山后的轉型調整,正在令一些業務陷入“動蕩”。

如何與新的手下盡快取得共識,也是個問題。“有些人對我們提倡的6×12小時工作制很反感,我參與了很多創業公司,其實這不是一個非常瘋狂的標準。如果你選擇一家創業公司,連這個標準都達不到,那一點戲都沒有了。”雷軍說。

雷軍并不覺得這對于小米是個問題。“前幾天一個剛來我們這里的微軟技術‘大牛’,還跑來說,微軟幾點上班,幾點下班,小米也這樣行嗎?別人創業可不是這么干的。”

也有一些曾經的“朋友”因利益沖突遠去,卻無法通過溝通解決。早在去年底小米手機仍未公開之前,自有品牌手機魅族的CEO黃章,就在魅族官網上發帖稱,后悔此前“毫無保留”地與雷軍交流過魅族的一切,包括魅族M9手機的UI文檔等。“MIUI偽裝成民間團隊很過分,請不要在論壇發MIUI的話題。”他在帖子中這樣說道。

但上面這些似乎都不是什么大問題,讓雷軍最頭疼的,還是似友似敵的騰訊。盡管對金山前高管將部分股權轉讓給騰訊表示理解,“市場中的買家就是那幾個,我無權干涉大股東把股權賣給誰”,但雷軍還是很在意騰訊入股金山帶來的威脅。事實上,他在宣布接掌金山董事長的前一刻,仍在努力說服兩位大股東,將剩余股權與投票權凍結三年,全權委托給自己,保證自己仍是金山最大的股東。

現在,他的新事業小米科技已經明顯感受到來自騰訊緊跟戰略越來越大的干擾。“市場不給我們封閉推廣的機會——因為騰訊在那里。”騰訊緊隨米聊之后發布了微信,緊接著又趕在米聊推出視頻功能之前發布了微視。

“騰訊加入這個市場后,我們需要用不同的應對方法。我太了解騰訊有多強大了。”雷軍說,“不為人知的時候,我們本可以定一兩年的長遠目標,但現在必須把眼前放在第一位,每一步都要領跑騰訊,把主動權牢牢控制在我手上。如果它以模仿我為主,那么我就要快。3年后看它還跟不跟得住。”

而他之前對“雷軍系” 概念一直否認的態度,現在似乎也有些動搖,“這一星期的事情,大家都還沒有完全消化。”雷軍說,“合作的事情都要基于商業原則。有這個必要嗎?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騰訊也在變,3Q大戰之后的騰訊變得更open,也在注意生態鏈和共贏。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凡是想獨霸市場的,最后都失敗了,這是規律。”

但這似乎也并不意味著,“雷軍系”已經取得共識成為鐵板一塊。幾天前,有消息人士透露,小米手機將通過凡客誠品首發,同時也成為凡客誠品銷售的第一款數碼產品。雷軍拒絕對此作出評價,截至發稿,記者也未能從凡客誠品得到肯定的答復。

樂淘網的畢勝則對此并不避諱。7月18日,他在樂淘的新品Reklim潮鞋發布會上對《南都周刊》表示,“我和雷軍、陳年都是好朋友。雷軍上周就這件事(指在樂淘銷售小米手機)找過我,但我拒絕了。樂淘現階段還是要把精力聚焦在鞋品上。”

相關熱詞搜索:雷軍系

上一篇:衛報評100位最具媒介影響力人物:扎克伯格居首
下一篇:史玉柱:一般人都認為我壞(圖)

分享到: 收藏
超清无码无码二区无码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