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營視頻網站是否可以“松一口氣”?
2008-03-05 04:47:15   來源:電子商務法律網(張曄)   評論:0

    倍受關注的“民營視頻網站將被國有化”的輿論,因2月初國家廣電總局的解釋而清晰了起來。據報道,2008年春節前,“國家廣電總局負責人”公開表示,“民營視頻”“可重新登記并繼續從業”。按照媒體的說法,“這種峰回路轉的局面讓民營視頻網站松了口氣”。廣電總局的解釋是在春節前,消息的發布也在節前,因為恰逢春節法定假期的前一天,已經沒有多少公眾會關注這種“技術加法律”的冷僻消息了,因此直到節日假期之后這則消息才廣為重視,說句笑談,那些“視頻網站”的經營者們要是不知道這則消息,恐怕要“心情擬郁”地過這個年了。

  正如媒體報道所云:自2007年底國家廣電總局和信息產業部聯合發布的部門規章《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管理規定》發布以來,對民營視頻網站的震撼力前所未有,它意味著這些互聯網站的生死存亡。而這“生死一念間”的嚴重情況,竟然是由政府部門的一紙法令決定了的,不能不令人唏噓感嘆。這個法規從發布到實施僅僅一個月時間,從操作的角度看,政府機構除非是已經制定好了實施細則,否則一個月時間很難制定出一個周全的“解決方案”來。廣電總局在春節前發表意見而沒有見到具體實施細則的文本,正說明這個法規如何落實,有關部門也仍然停留在基本原則方向確定下來、個別細節因爭議太大必須做出澄清、具體落實仍有待時日的階段。這一點可以從報道中“廣電總局負責人”言論中既要“嚴管視聽服務牌照發放”、又要“放寬視頻網站國有資本控股條件”的表述得出。這種“表明態度”式的原則性表達,政策的制定者是非常熟悉的,與此相反,具體操作細節的含糊其詞,恰恰表明這樣一個事實:對于網絡視頻的監管如何實施,始終存在著不確定因素。連最根本的監管原則和監管方式、甚至被監管主體,仍在探索中。這一點,并不因為相關法規的出臺而改變,國內的信息化立法,尤其是低效力級別的規章制定,始終走不出“引導不足、操作性差、主旨模糊”的怪圈。

  廣電總局在《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管理規定》正式實施的短時間內主動做出表態,強調說明私營視頻網站是否要被“國有化”的問題。報道稱:“這種峰回路轉的局面讓民營視頻網站松了口氣”。“尤其對于已經占據了一定市場份額的民營視頻網站來說,新規的前后變化簡直是天壤之別。之前的門檻可能徹底剝奪他們的市場生存權利;重新解讀后的門檻,則可能給他們營造一個大魚吃小魚,甚至形成壟斷的優厚環境”。“規定”中語焉不詳的措辭為有關部門解釋這部規章提供了廣闊的天空,視頻網站的國有化針對的是什么人、國有化從何時開始、許可證如何發放等等,一個“實施細則”幾乎可以“另起爐灶”般地制定出一部全新的法規來。這其中并沒有違背基本法律原則。比如,這次廣電總局對民營視頻網站采取的可以繼續運營的政策,便是采用了“法不溯及既往”的原則,這是放在任何情況下都說得通的。再如“規定”中要求從事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的單位應該是國有獨資或國有控股單位,也是我國有關引導外商投資產業領域的基本原則的體現。于2007年12月初最新修訂發布的《外商投資產業指導***》,延續了“禁止外商投資產業***”一貫的內容,其中明確規定,“新聞機構、……圖書、報紙、期刊的出版……各級廣播電臺、電視臺、廣播電視頻道……”等為禁止外商投資產業領域。因此,作為部門規章的“規定”之法律依據是明顯的,其中行政許可也是國務院明確保留的行政審批項目之一,凡此種種都表明了這部規章的“正當性”、“合法性”。

  問題的根本不在于這部法規本身的正義性,從“規定”的制定、發布、實施到“解釋”,從行文的模糊和不確定、從發布后又做出需要制定實施細則的官方聲明、從發布機關令人吃驚的“解釋”……等等來看,只能說明一個問題:這部法規的制定是否符合“程序正義”原則。“程序正義”本來是程序法的概念,不過其中的基本原則應當適應于法律各部門,包括立法。對于國內政府規章的制定,已經有立法法予以規范,不過立法法只是規定出了原則,沒有程序方面的具體實施條款。這也是目前部門規章制定過程中經常出現紕漏的原因之一。試想一部法規的解釋竟然是天馬行空、“六經注我”,法律的尊嚴從何談起,法律的最終訴求何在呢?這次廣電總局的解釋讓民營視頻網站“松一口氣”,有一天廣電總局再反過來說收回所有民營視頻網站必須國有化,經營者們可能就坐立不安了,而那樣的規定也是“合法”、“有效”的,因為“有法律依據”。[Page]

相關熱詞搜索:電信法

上一篇:《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管理規定》學習筆記
下一篇:電信版許霆案未引起轟動卻引法學爭議

分享到: 收藏
頻道總排行
頻道本月排行
超清无码无码二区无码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