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希馬凱特科技發展有限公司訴深圳市華動飛天網絡技術開發有限公司等侵犯著作權糾紛案一審 民事判決書 (2007)二中民初字第00126號
2007-05-24 21:24:16   來源:北京法院網(轉載)   評論:0

                       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

                            民事判決書

                                             (2007)二中民初字第00126號

     原告北京希馬凱特科技發展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陽區東三環中路9號富爾大廈1507室。
 
    法定代表人付小飛,總經理。

    委托代理人范貞,北京市漢衡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孫英,女,漢族,1972年7月4日出生,北京希馬凱特科技發展有限公司職員,住北京市豐臺區大成里春園3號樓0206號。

    被告深圳市華動飛天網絡技術開發有限公司,住所地廣東省深圳市福田區紅荔西路22棟萬源大廈411/418室。

    法定代表人劉曉松,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羅海濤,男,漢族,1977年8月13日出生,深圳市華動飛天網絡技術開發有限公司法務經理,住廣東省深圳市福田區上步中路科技大廈25樓。

    被告北京龍樂文化藝術有限責任公司,住所地北京市豐臺區菜戶營甲88號鵬潤家園3A3B2003-2004號。

    法定代表人李凡,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張家松,湖北元申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周家奇,男,漢族,1983年2月7日出生,湖北元申律師事務所實習律師,住湖北省武漢市江岸區周家墩22號。

    原告北京希馬凱特科技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希馬凱特公司)與被告深圳市華動飛天網絡技術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動飛天公司)、北京龍樂文化藝術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龍樂公司)侵犯著作權糾紛一案,本院于2006年12月21日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07年2月7日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原告希馬凱特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范貞、孫英,被告華動飛天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羅海濤,被告龍樂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張家松、周家奇到庭參加了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告希馬凱特公司起訴稱:原告對大韓民國(以下簡稱韓國)電視連續劇《大長今》中的音樂作品在中國大陸地區享有專有使用權,并有權再許可他人使用。原告于2005年8月發現被告華動飛天公司通過其網站(網址為:“http://www.a8.com”)向公眾提供該音樂作品的彩鈴下載服務。被告華動飛天公司將該音樂作品用于各種無線增值服務中,并向用戶收取費用。為此,原告曾多次要求華動飛天公司停止侵權行為,華動飛天公司稱基于與被告龍樂公司的《彩鈴業務合作協議》獲得了該作品的合法授權并支付了費用。原告認為兩被告的涉案行為未經其許可,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權益,給原告造成重大經濟損失。故訴至法院,請求判令兩被告停止涉案侵權行為、停止提供涉案音樂作品的手機彩鈴下載服務;并判令兩被告連帶賠償原告經濟損失19萬元以及因本案訴訟支出的合理費用22 000元。

    被告華動飛天公司答辯稱:原告沒有充分證據證明其享有涉案音樂作品的著作權,其提交的公證證據存在瑕疵,不能證明其取得了合法授權,而且韓國及中國的相關出版物也不能證明其享有著作權,原告無權提起訴訟;華動飛天公司通過與龍樂公司的協議取得了涉案音樂作品的合法授權,并支付了相關費用,盡到了充分的注意義務,沒有主觀過錯,不應該向原告重復付費。因此,請求法院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Page]

    被告龍樂公司辯稱:第一,本案現有證據不能證明任世現是涉案音樂作品的著作權人,其僅在涉案出版物中署名,并未經韓國相關部門登記,亦未提交署名的涉案音樂作品曲譜,不符合國際公約及韓國和我國著作權法的相關規定;原告提交的出版物標注的版權標記亦表明任世現并非權利人。第二,相關權利轉讓的公證認證文件存在明顯瑕疵,不能排除“文件調包”的合理懷疑,因此對原告的授權確認書沒有經過認證,不能證明原告是涉案音樂作品的相關權利人;而且,即使原告是被許可人,也無權直接提起訴訟;第三,龍樂公司基于其與康藝星河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康藝星河公司)的協議,代理康藝星河公司的音樂制品用于電信增值業務,其中包括湯燦演唱的涉案《呼喚》。根據雙方合同約定,康藝星河公司對歌曲的版權承擔法律責任。且康藝星河公司提供了《呼喚》作品的韓文授權協議,該歌曲也系電視連續劇《大長今》在內地放映時的主題曲并有合法出版物發行。故龍樂公司已經盡到了合理的審查義務,不具有侵權故意,不應承擔侵權責任。因此,請求法院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根據雙方當事人舉證、質證情況和當事人陳述,本院查明如下事實:

    經登記號為2006-5005的韓國公證書公證,2006年6月26日自韓國首爾市購買的《大長今》光盤封頁中記載有如下內容:《O NA RA Ⅰ》的作詞和作曲為任世現。

    2006年10月19日出具的登記號為2006-3714的韓國公證書載明,任世現是包括《O NA RA Ⅰ》在內的17首歌曲的著作權人,并于2006年8月與韓國富士太平洋音樂版權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富士太平洋公司)簽署協議,準許該公司在指定地區行使歌曲的著作權。同時,標注有手寫體“申請文件  1、權利轉讓確認書”。該公證書所附2006年8月的《授權確認書》載明:任世現是包括《O NA RA Ⅰ》在內的17首歌曲的原始著作權人,現已將其財產權在該授權地區內轉讓給富士太平洋公司。富士太平洋公司作為相關歌曲的詞曲著作財產權人,任世現作為詞曲原著作權人,授權希馬凱特公司獨占性地使用附件中所列音樂作品詞曲部分的信息網絡傳播權、復制權、翻譯權、改編權、表演權等一切著作權財產權利,并有權將上述音樂作品詞曲著作權許可給互聯網和無線增值服務提供商使用;授權使用的方式為:通過有線、無線等領域的信息網絡傳播方式;授權使用地區為中國大陸,不包括香港、澳門和臺灣地區;授權期限自2005年1月1日至2008年12月31日。

    2006年1月,經北京市國信公證處公證,對網址為“http://www.12530.com”的網站部分網頁內容進行了保全,在相關網頁“鈴音搜索”或“彩鈴查詢”中按歌名搜索“大長今”,并對相關搜索結果中的鈴音進行試聽和錄音。根據上述16份公證書記載,分別對黑龍江省、江蘇省、青海省、廣西壯族自治區、云南省、內蒙古自治區、遼寧省、浙江省、西藏自治區、安徽省、福建省、重慶市、湖北省、貴州省、吉林省等15個省份提供《大長今》彩鈴下載的情況進行了公證。根據相關網頁載明的由華動飛天公司作為提供商的相關定購次數和價格,統計得出收入為341 891元。其中涉及歌手湯燦演唱版本的收入為323 990元,涉及陳慧琳演唱版本的收入為12 282元,涉及超級女聲演唱版本的收入為5619元。

    上述網頁涉及的鈴音名稱或歌名包括《大長今》、《大長今(開篇版)》、《a8大長今》、《大長今(超女版)》、《大長今(完美珍藏版)》、《大長今(A8珍藏版)》、《希望(大長今深情版)》、《希望(大長今2006深情版)》、《希望(大長今主題曲)》、《〈大長今〉主題曲呼喚》、《呼喚(大長今主題曲)》、《呼喚(大長今主題曲k歌版)》、《呼喚(大長今主題曲高潮版)》、《呼喚(大長今主題曲開篇版)》、《呼喚(大長今主題曲經典版)》等。希馬凱特公司主張上述彩鈴使用了涉案音樂作品《O NA RA Ⅰ》的樂曲部分,歌詞部分雖并非對韓文歌詞的翻譯,但破壞了該音樂作品的完整性。華動飛天公司認可使用了涉案音樂作品的樂曲部分,但主張已經自龍樂公司取得了合法授權。龍樂公司主張其僅授權華動飛天公司使用湯燦版《呼喚》,并不涉及陳慧琳版《希望》及超級女聲版《大長今》,其不應就此承擔法律責任。[Page]

    2005年9月5日,龍樂公司與康藝星河公司簽訂協議。該協議約定,龍樂公司享有康藝星河公司所屬的全部影音資料在網絡、通信行業設備服務及移動數據業務方面的開發運營授權。龍樂公司通過康藝星河公司授權的作品所產生的收益,雙方按照各自50%的比例進行分配。該協議所附《版權所屬登記表》中包括《呼喚》。

    2005年9月19日,龍樂公司與華動飛天公司簽訂《彩鈴業務合作協議》。該協議約定,龍樂公司為文化唱片類公司,擁有所屬及所代理的唱片公司歌手的音樂作品版權。華動飛天公司是提供無線增值服務、互聯網應用服務及手機內置服務的公司。龍樂公司授權華動飛天公司僅在中國大陸地區的電信運營商的彩鈴或稱炫鈴,或稱悅鈴(即:個性化回鈴音)業務中,使用由龍樂公司所屬及所代理唱片公司歌手的音樂作品版權的全部音樂。授權曲目包括附件所列“個性化回鈴音業務合作曲目列表”或在龍樂彩鈴數據庫中的全部曲目。華動飛天公司向龍樂公司支付音樂作品使用費,即在扣除運營商應得費用之后,雙方按照各自50%的比例分配實際結算收入。2005年9月22日,龍樂公司出具授權文件,授權華動飛天公司使用龍樂公司的作品中湯燦演唱的《呼喚》(大長今主題曲),應用于中國移動的彩鈴業務。

    2006年3月13日,龍樂公司向華動飛天公司出具《關于湯燦演唱歌曲〈呼喚〉的版權說明》。該說明載明,希馬凱特公司所發律師函涉及的韓國電視劇《大長今》主題曲的版權問題,系針對目前中國大陸地區傳播的所有《大長今》主題曲的改編版本,湯燦演唱的《呼喚》只是其中各版本之一。該公司授權各SP使用的歌曲《呼喚》是由湯燦所在的康藝星河公司授權該公司代理使用的,該授權合法有效。經與康藝星河公司核實,康藝星河公司與該曲韓國版權人簽有協議。

    在本案審理期間,華動飛天公司與龍樂公司均對希馬凱特公司的權利人身份提出異議。華動飛天公司提交了其購買的《大長今》光盤一張,該光盤及盤封上均標注有“環球唱片有限公司提供版權  珠影白天鵝音像出版社出版  廣東天凱唱片有限公司獨家發行”等字樣。在該光盤彩封第8頁《O NA RA Ⅰ》的相關版權信息中,除缺少一位演唱者的姓名外,其余署名內容與希馬凱特公司提交的《大長今》光盤韓文署名相同,包括“作詞、作曲:任世現”的內容。

    龍樂公司亦對希馬凱特公司的權利人身份提出異議,認為涉案音樂作品的詞曲作者并非任世現,并提交了康藝星河公司向其提供的合同書傳真件。該合同書系韓國MBC影視、《大長今》作曲家IN SE HYEON作為甲方與乙方康藝星河公司于2005年4月29日簽署的,合同標的物為MBC影視《大長今》主題曲《OH NA RA 》Ⅰ,甲方許可乙方在中國大陸區域使用該主題曲。龍樂公司未能提交該合同書的原件,希馬凱特公司對該證據的真實性不予認可。龍樂公司還提交了其購買的湯燦《呼喚》光盤,該光盤由康藝星河公司出品,其中彩封中將歌曲《呼喚》標注為“韓劇《大長今》內地版主題曲”,該歌曲的署名為“詞:李文君  曲:IN SE HYEON”。

    另查,希馬凱特公司為本案訴訟支出公證費12 800元,翻譯費500元,律師費1萬元。

    上述事實有經公證認證的《授權確認書》、《大長今》光盤、證明涉案音樂作品彩鈴下載次數和價格的公證書和統計表、《彩鈴業務合作協議》及授權書、龍樂公司的相關說明材料、龍樂公司與康藝星河公司的協議、珠影白天鵝音像出版社出版的《大長今》光盤、康藝星河公司出品的《呼喚》光盤、律師費、公證費、翻譯費和律師費發票等材料及當事人陳述在案佐證。

    本院認為:本案爭議的焦點問題是原告希馬凱特公司是否為韓國電視連續劇《大長今》主題曲《O NA RA Ⅰ》音樂作品詞曲的專有使用權人;被告龍樂公司是否有權授權被告華動飛天公司使用該音樂作品,兩被告的涉案行為是否侵犯了原告的相關權益及是否應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問題。[Page]

    第一,關于原告希馬凱特公司是否為韓國電視連續劇《大長今》主題曲《O NA RA Ⅰ》音樂作品詞曲的專有使用權人問題。

    根據我國著作權法的有關規定,外國人的作品根據其作者所屬國或者經常居住地國同中國簽訂的協議或者共同參加的國際條約享有的著作權,受我國法律保護。中國和韓國同為《伯爾尼公約》的成員國,根據該公約及我國相關法律規定,由韓國公民任世現創作完成的涉案音樂作品應受我國法律保護。根據本院查明的事實,涉案音樂作品的詞曲作者任世現及該音樂作品的專有使用權人富士太平洋公司將該音樂作品在中國大陸地區的相關專有使用權授予本案原告希馬凱特公司,因此原告希馬凱特公司作為涉案音樂作品的專有使用權人,有權對發生在該專有使用權范圍內的侵權行為提起訴訟。

    雖然被告龍樂公司對涉及原告希馬凱特公司取得授權的相關文件的真實性提出異議,兩被告還對任世現為涉案音樂作品詞曲著作權人的身份提出質疑,但根據韓國《大長今》出版物中涉及該作品的相關署名、被告華動飛天公司提交的《大長今》出版物中涉及該音樂作品的相關署名,以及原告提交的加蓋騎縫章的有關權利轉讓的公證、認證文件,本院確認任世現為涉案音樂作品的詞曲著作權人,原告希馬凱特公司受讓取得了相關專有使用權。被告華動飛天公司提交的《大長今》出版物盤封上的相關署名情況,僅僅反映了對光盤中所有音樂作品相關權利的歸屬情況,并非對其中所涉及的音樂作品的詞曲著作權人的署名,且該光盤彩封中對涉案音樂作品詞曲權利人的署名亦為任世現;雖然被告龍樂公司提交的由康藝星河公司出品的《呼喚》出版物中標明涉案音樂作品的曲作者為IN SE HYEON,但康藝星河公司自韓國MBC及相關作者處取得授權的相關文件并無原件亦未經公證、認證。因此,兩被告提交的相關材料不足以反駁原告希馬凱特公司取得涉案音樂作品的專有使用權的事實,對兩被告的相關抗辯主張,本院不予采納。兩被告還提出即使原告希馬凱特公司系涉案音樂作品的專有使用權人也無權提起本案訴訟,鑒于專有使用權人有權對發生在其專有使用權范圍內的侵權行為提起訴訟,故本院對其上述抗辯主張不予采納。

    第二,被告龍樂公司是否有權授權被告華動飛天公司使用該音樂作品,兩被告的涉案行為是否侵犯了原告的相關權益及是否應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問題。

    被告華動飛天公司就涉案音樂作品提供了手機彩鈴下載服務,但主張其已就此取得被告龍樂公司的授權。現被告龍樂公司主張其權利來源于案外人康藝星河公司,而康藝星河公司基于與韓國MBC影視及相關作者的合同取得了授權,因此龍樂公司已盡到合理注意義務。但龍樂公司僅提交了該合同傳真件,表示無法提供合同原件,該合同亦未經相關機關公證、認證,而且該合同涉及的權利人身份與原告希馬凱特公司提交的經公證、認證的權利人身份不符,因此被告龍樂公司的上述主張,依據不足,本院不予采納。

    根據被告龍樂公司與華動飛天公司的合同及授權書,被告龍樂公司授權華動飛天公司使用湯燦演唱的《呼喚》提供手機彩鈴下載服務,而該彩鈴樂曲與涉案音樂作品《O NA RA Ⅰ》的樂曲相同,兩被告未經原告希馬凱特公司的許可,在涉案中國移動相關網站使用涉案音樂作品樂曲提供彩鈴下載服務的行為共同侵犯了涉案音樂作品的信息網絡傳播權,侵犯了原告希馬凱特公司對涉案音樂作品所享有的專有使用權,應當承擔停止侵權、賠償損失的法律責任。

    被告華動飛天公司還使用陳慧琳演唱的《希望》、超級女聲演唱的《大長今》提供手機彩鈴下載服務,而該彩鈴樂曲與涉案音樂作品《O NA RA Ⅰ》的樂曲相同,其未提交證據證明使用該樂曲取得了合法授權,因此被告華動飛天公司的上述行為未經原告希馬凱特公司的許可,侵犯了涉案音樂作品的信息網絡傳播權,侵犯了原告希馬凱特公司對涉案音樂作品所享有的專有使用權,應當承擔停止侵權、賠償損失的法律責任。原告希馬凱特公司就上述侵權行為要求被告龍樂公司與華動飛天公司承擔共同侵權責任,依據不足,本院不予支持。[Page]

    原告希馬凱特公司還主張涉案彩鈴中文歌詞部分雖非對韓文歌詞的翻譯,但其中的中文歌詞破壞了涉案音樂作品的完整性,兩被告亦應就此承擔相關法律責任。鑒于原告希馬凱特公司取得的授權為涉案音樂作品的著作財產權,并不涉及著作權人身權利,因此其無權就此主張權利,本院對其上述主張不予支持。

    綜上,本案原告希馬凱特公司主張被告華動飛天公司、龍樂公司的涉案行為侵犯了其對涉案音樂作品所享有的專有使用權,請求法院判令兩被告承擔停止侵權、賠償損失及因訴訟支出的合理費用的法律責任的訴訟主張,理由正當,本院予以支持。關于賠償經濟損失的數額問題,本院將根據本案的具體情況,綜合考慮兩被告侵權的方式、范圍、主觀過錯程度,結合涉案彩鈴定購數量和價格、相關成本支出等所確定的兩被告因涉案侵權行為的獲利狀況等因素,酌情確定兩被告賠償原告經濟損失的數額。
 
    本院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第十條第一款第(十二)項、第二款、第四十七條第(一)項、第四十八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深圳市華動飛天網絡技術開發有限公司、北京龍樂文化藝術有限責任公司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停止涉案侵犯北京希馬凱特科技發展有限公司對韓國電視連續劇《大長今》主題曲《O NA RA Ⅰ》音樂作品所享有的專有使用權的行為;

    二、深圳市華動飛天網絡技術開發有限公司、北京龍樂文化藝術有限責任公司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共同賠償北京希馬凱特科技發展有限公司經濟損失八萬元及因本案訴訟而支出的合理費用一萬六千元;

    三、深圳市華動飛天網絡技術開發有限公司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賠償北京希馬凱特科技發展有限公司經濟損失五千元;

    四、駁回北京希馬凱特科技發展有限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

    如果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三十二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案件受理費5690元,由北京希馬凱特科技發展有限公司負擔1690元(已交納),由深圳市華動飛天網絡技術開發有限公司、北京龍樂文化藝術有限責任公司共同負擔4000元(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7日內交納)。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


                                 審 判 長  張曉津

                                 代理審判員  何  暄

                                 代理審判員  馮  剛

 

                              二OO七 年 三 月 二十 日

                                 書 記 員  歷智宇[Page]

相關熱詞搜索:案例大全

上一篇:北京田永成經典美容科技有限公司訴北京楚蓉雍和家園醫療美容診所侵犯著作權糾紛案一審 民事判決書 (2007)二中民初字第2303號
下一篇:“大光明”商標商號爭議案塵埃落定

分享到: 收藏
頻道總排行
頻道本月排行
超清无码无码二区无码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