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擬財產也是“財產”的法律認定
2008-02-02 22:24:50   來源:中國法院網(鄭國輝)   評論:0

2004年,廣州市的顏某經短期聘用,成為當年廣州某娛樂有限公司《大話西游Ⅱ》2周年年慶活動的工作人員。他偽造玩家的身份證,將假身份證復印件傳真回網易公司,以安全碼被盜為由,騙取網易公司修改了那些玩家的安全碼,他拿著新的安全碼在廣州的數個網吧里將那些玩家的“神獸劍精靈、猴精、斬妖劍”等裝備分別賣出,獲利折合人民幣近4000元。顏某被法院判決成立盜竊罪。

2005年1月,上海的程某利用擔任上海信息產業集團有限公司游戲中心客戶服務部組長的職務便利,將300余個“上游棋牌”用戶的賬號和密碼復制到自己家中的計算機內,并于同年2月辭職離開該公司。2005年3月,程文將上述300余個用戶賬號、密碼及1500余萬枚價值人民幣共3萬余元的游戲金幣出售他人謀利達1.3萬元。程某被法院判決成立職務侵占罪。

2006年6月,浙江省寧波市的張某在網上出售某網絡游戲的游戲賬號,江蘇省南通市的申某以4800元的價格購得該賬號。申某將4800元打進張某的銀行卡里,張某則將游戲賬號和密碼給了申某。申某拿到游戲賬號沒玩幾天發現賬號被盜,遂向警方報案。警方經過偵查,發現是張某將賬號盜走。張某被法院判決成立盜竊罪。

2006年11月,上海市的張某利用黑客密碼破解工具軟件,獲取了服務器系統管理員的密碼。之后,張某在該網站注冊了名為“漂亮的小蜘蛛”、“美麗的花孔雀”兩個系列的200個賬號,盜取大量互聯星空點數和游戲金幣出售,共計得款人民幣3萬元。張某又以相同手法盜竊、出售游戲金幣,獲利1000美元。張某被法院判決成立盜竊罪。

以上都是網絡虛擬財產受到侵害的現實案例。有觀點認為:網絡中的QQ賬號、游戲賬號、武器裝備、經驗值、寵物、金幣體現游戲運營商或玩家的一定的財產性利益,具有財產屬性。這些虛擬財產在客觀上耗費了玩家一定的金錢、精力和時間,并且得以現實貨幣進行轉讓,具有現實財產的法律地位,應當受到立法保護。進而有觀點提出:虛擬財產也是財產。筆者認為此觀點值得商榷。

筆者認為,虛擬財產是網絡運營商和其他網絡公司開發、運營的智力產品,相對于網絡運營商和其他網絡公司而言具有財產利益。其中,部分虛擬財產應當列為網絡運營商和其他網絡公司的商業秘密范疇,應視為網絡運營商和其他網絡公司的私有財產。但是,對于網絡用戶和游戲玩家而言則不然,以下筆者討論的虛擬財產也是專指用戶或玩家所有的虛擬財產。

筆者將虛擬財產區分兩類進行分析:一類是網絡中的QQ賬號、游戲賬號、電子郵件地址等等具有某一軟件系統準入性特點的賬號;另一類是游戲金幣、裝備和其它游戲中的“財富”。筆者認為前一類虛擬財產可以當作一種財產性權利,而后一類虛擬財產則根本不能視為財產,原因如下:

前一類虛擬財產即網絡中的QQ賬號、游戲賬號、電子郵件地址等等具有某一軟件系統準入性特點的賬號,對于用戶來說具有即時通訊、休閑游戲等用途,具有財產性利益。這些準入賬號可以在網絡中被占有、使用和處分,但是無法評估其價值。同時,大部分網絡QQ等賬號和游戲賬號可以由網絡經營商無限制配置,可以由任一用戶無限制免費申請,該類虛擬財產的這一特點使之難以歸類于知識產權的范圍,而是類似于公共資源。按學者觀點,法律上的財產概念必須滿足三個條件:第一,必須具有效用;第二必須具有稀缺性;第三,必須合法。這部分網絡資源是人人得以使用而無須額外付費的,就象空氣和陽光一樣,不應視為私有財產。

對于后一類虛擬財產,即玩家所有的網絡游戲中的游戲裝備、金幣等網游財富,則既不應視為財產性權利,更不應具有現實財產的法律地位。

首先,該類虛擬財產既不能歸類于勞動產品也不能歸類于非勞動產品的財產范圍。按學者觀點,以是否凝聚了人類無差別的一般勞動力可將財產分為勞動產品和非勞動產品。非勞動產品的價值來自其效用性和稀缺性,例如國有土地使用權,該類虛擬財產顯然不屬于此類。有觀點認為該類虛擬財產屬于勞動產品,具有價值。但是,如何來認定該類虛擬財產的價值呢?有觀點認為,玩家之間的虛擬財產交易價額可以視為其價值。此觀點顯然不適當:虛擬財產的網上交易價格是由個體之間主觀決定的,一把“屠龍刀”可以賣到5000元,“一人愿打,一人愿挨”,這不足以反映其客觀意義上的價值。有觀點認為,玩家為獲得該類虛擬財產客觀上付出了相當的精力、時間和金錢,虛擬財產的價值就體現在這些精力、時間和金錢上。筆者認為這個觀點也值得商榷。玩家為了獲得更好的裝備、更多的金幣而付出時間、精力和金錢,只是網絡游戲的一個通常的表現形式。游戲制造商的原始目的是通過設計網絡游戲軟件,吸引玩家進來,讓玩家自愿付出時間和精力不斷得以升級、掙得經驗值或虛擬財寶,讓玩家在這種網絡“獲利”的過程中體驗精神上的滿足和愉悅。網絡游戲本質上就是一種獲得精神滿足的游戲,只是因為現在的網絡游戲不斷升級,才出現了虛擬財產這種“可以交易”網絡游戲附屬品。現實生活中任一游戲者從事某一項游戲都必須付出一定的腦力或體力、時間。例如自行車競賽游戲,不能因為游戲者踏自行車付出了精力和時間就認為該自行車游戲體現人類無差別的勞動,認為游戲者創造了財富;同樣,不能因為網絡游戲的玩家付出精力和時間就認為玩家獲得的虛擬裝備凝聚了人類無差別的勞動,玩家創造了財產。有觀點認為,玩家至少付出了上網費,因而不能否認這些網絡游戲裝備的現實財產特征。筆者認為,上網費只是用戶針對網絡運營商提供的上網服務支付的對價,是用戶和網絡運營商之間的消費合同價款。用戶可以在網絡上進入某一游戲軟件系統例如“魔獸世界”成為該游戲的一個玩家,也可以通過網絡登入公共資源網址進行資料查詢、即時通訊和其它休閑的個人目的。用一定時間積累的上網費去衡量某一網絡游戲中的獲得虛擬財產價值,顯然不適當。[Page]

其次,虛擬財產離開了特定的游戲程序環境,就無法存活,這是它天然特征,區別于現實中的財產性權利。一般的財產性權利例如股票,離開了證券交易市場股東的權利還是客觀存在的,即使股東遺失了該股東權利憑證,也不因此而改變該股東對特定公司的所有權性質。而虛擬財產則不同,虛擬財產一旦離開了相應的游戲環境,則根本不存在,也不能對抗任意第三人。玩家不可能把網絡游戲中贏得的金幣向游戲公司兌換成現實的貨幣,更不能用該金幣來購買現實的貨物或進行其它消費。《關于進一步加強網吧及網絡游戲管理工作的通知》規定“虛擬貨幣不能用于購買實物產品”也反映了公共權力機構禁止此類交易的態度。此外,作為網絡游戲規則制定者,是以公司企業形式出現的民事主體----網絡游戲運營商。這些并不行使國家公共權力的民事主體,在技術上可以短時間內創造無窮的虛擬財產。承認虛擬財產的現實財產地位,無異于賦予這些民事主體行使公共權利的職能。此外,虛擬財產的現實交易是否合法還值得研究。

第三,對虛擬財產難以適用現實財產的相關法律規定。虛擬財產是網絡游戲衍生物,在網絡中占有,使用和處分,不同的游戲運營商生產的游戲規則不同,對虛擬財產的占有、使用和處分的網絡效力也不盡相同,更區別于現實生活中的占有、使用和處分的民事法律行為。《物權法》中界定所有權的重要原則公示原則以及由此衍生的善意第三人合法權益,在虛擬世界也難以得到現實法律的保護。而且與財產相關的婚姻、繼承等傳統民事法律行為也難以適用相關法律。虛擬財產在根源上依賴于游戲運營商設計的虛擬環境,如果游戲運營商的游戲規則發生變化或者作為民事主體的游戲運營商本身經營發生困難時,這些虛擬財產就有消亡的可能。因此,對虛擬財產予以立法保護,也不利于維護民事主體的財產關系。

第四,如果虛擬財產在立法上被確定具有等同于現實財產的法律地位,則會引發一系列的法律問題和社會問題:(一)網絡運營商和現在網絡上興起的代練公司(以雇工玩游戲獲得虛擬財產再轉讓為營利手段的公司)將在短時間創造巨大財富,形成經濟增長泡沫;(二)網絡運營商可以無限量發行的QQ幣或金幣將沖擊我國的正常的金融管理秩序;(三)網絡運營商的游戲規則將實際起到法律的效力,甚至高于法律效力。例如,張某以黑客手段侵入其他玩家的電腦,盜竊其他玩家的虛擬財產并出售獲利達5000元。李某在網吧趁另一玩家有事走開之際,到該玩家的終端設備進行操作,盜走虛擬財產若干并出售獲利5000元。王某游戲水平高,在某游戲中遵守了游戲規則,盜走他人寶刀若干并出售獲利5000元。如果立法確定虛擬財產的等同真實財產的法律地位,則以上案例,張、李、王都應以盜竊罪處刑罰,但因為王某是遵守了游戲規則的“合法”的盜竊,不能定罪。如果游戲規則規定在游戲中也不得盜竊他人的財物,則王某又要適用刑法而判有罪。如此一來,網絡運營商就成了實際的立法者;(四)對青少年遠離網吧的教育將產生不良影響。因為國家很難作出規定禁止青少年到網吧去掙得游戲裝備、管理私人財產。

最后,否定“虛擬財產也是財產”并不意味放任對虛擬財產的侵權行為。對虛擬財產的侵權行為,完全可以相關法律進行規范,而不必承認虛擬財產的現實財產法律地位。我們可以剖析前面那些虛擬財產侵權案例:

廣州的顏某偽造身份證明騙取娛樂公司修改玩家的安全碼,該娛樂公司實際上是依據顏某的虛假資料作出了錯誤判斷,處分了該玩家的所有安全碼,因而對顏某的行為可以詐騙罪進行評價。

上海的程某利用職權便利,擅自復制用戶的賬號和密碼資料的行為可以視為侵犯商業秘密的行為,因為用戶的賬號和密碼可以視為是該游戲公司的商業秘密的一部分。因此,對程某的行為可以侵犯商業秘密罪進行評價。[Page]

浙江的張某與他人進行轉讓游戲賬號和密碼的交易后,又將密碼盜走,可以詐騙罪進行評價。

上海的張某利用黑客軟件獲取服務器密碼,再注冊獲得金幣轉售的行為,同時觸犯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罪和侵犯商業秘密罪,是競合犯。

以上四個典型的侵犯網絡虛擬財產的案例都可以適用相關法律,不必也不應以認定虛擬財產為財產為先決條件。

相關熱詞搜索:網絡法

上一篇:網頁快照的法律問題
下一篇:信息網絡傳播版稅:好萊塢編劇們的痛

分享到: 收藏
頻道總排行
頻道本月排行
超清无码无码二区无码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