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網絡傳播版稅:好萊塢編劇們的痛
2008-03-05 04:50:25   來源:電子商務法律網(張曄)   評論:0

    春節剛過,新聞迭出。其中不乏具有轟動性的熱點,如“廣電總局聲稱視頻網站國有化僅針對新生企業”,“全國首例因‘深度鏈接’提供***影視作品被訴”,“槍迷涉嫌非法網上買賣槍支罪被提起公訴”……等等。其中有一條來自國外的新聞很耐人尋味,即美國好萊塢編劇們的罷工宣布結束。本來,好萊塢編劇罷工或者結束算不得什么大事,也沒有多少新聞價值,只是編劇們中止罷工的原因富有戲劇性——影視編劇就結束罷工與“美國影視監制聯盟”達成的協議是:任何要在網上播放的節目,“責任編劇”都可以分到一定數量的費用,并可以分得發行商總收益的若干百分比。換句話說,編劇們可以獲得其作品的網上傳播的“版稅”,而不僅僅是原來的創作版稅和電視臺播放的抽頭。美國畢竟是美國,在這個回歸了正路的純粹商業社會,利益依然是永恒的主題,并且要以赤裸裸的形式表達出來。這其實是符合現代市場經濟精神的:在合法的前提下,爭取自己應得的利益,不但無可厚非、還應大力提倡,尤其對于缺乏現代商業精神熏陶的國內人眾,更應以此作為示例大力推廣。恐怕這也是這個本來不應成為新聞的事件受到輿論關注的原因之一。

  美國好萊塢編劇的罷工與中止,凸現出信息化時代作品傳播方式改變引發的利益沖突問題,用法學的術語說,是“信息網絡傳播權”實現過程中的收益分配明確問題。最鮮明的解釋可以從國內一則對該事件新聞報道的“記者手記”中看出來。這則“記者手記”稱:早在1988年,好萊塢曾發生過持續22周的編劇罷工,目的是希望從家庭錄像帶中收取一定的版權報酬。這一次,則是編劇們希望從其“創作”的影視作品數字方式發行中收取一定的報酬。二十年間,手段是一樣的,目的是一致的,結果竟也驚人地相似……我們來看:二十年間兩次罷工只涉及一個問題——隨著作品傳播方式的改變,權利人要求新的傳播方式下產生的收益。著作權法的原理告訴我們,作品只有在傳播中會產生經濟利益。而法律只規定出作者享有獲得報酬的權利,不可能規范出獲得報酬的作品傳播方式。在利益面前,任何參與者都很難堅守誠信的道德底線,這并不違法,更何況通過信息網絡傳播作品的收益所得分配目前尚在討論中,特別對于影視作品、對于以工業生產方式生產電影電視產品的美國好萊塢,編劇的工作是“雇員作品”(職務作品)還是獨立創作,似乎沒有人在意過。這也就為編劇們爭取信息網絡傳播版稅留下一個伏筆。

  在這個事件中,編劇們沿襲了1988年的作法,取得了如1988年一樣的“勝利”,套用法學教育中兩大法系中英美法系“判例法”的解釋模式——這一次編劇罷工是有例在先,依照英美法的傳統,勝利在意料之中。從事情的一般邏輯看,編劇們要求獲得信息網絡傳播版稅收益或者由其編撰的影視作品通過信息網絡傳播而產生的收益,也是合情合理。與好萊塢所謂影星和導演們動則數百萬美元的天價片酬相比,編劇們通過罷工換來的信息網絡傳播版稅,不過是影視作品通過網絡或者數字存儲方式發行的一點“提成兒”而已,從任何角度都說得過去。信息網絡傳播權早在1996年世界知識產權組織通過的兩個條約中就已確認,美國政府在1998年發布的“數字千年版權法”(DMCA)中也確立了信息網絡傳播權,因此,編劇們的要求是“有法可依”的,只是編劇們要解決好由其編撰影視作品著作權明確歸屬的問題,否則拿沒有權利的作品跟別人分版稅,最終只能是自食其果。

相關熱詞搜索:網絡法

上一篇:虛擬財產也是“財產”的法律認定
下一篇:保障信息安全法律規制的作用

分享到: 收藏
頻道總排行
頻道本月排行
超清无码无码二区无码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