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信息化立法的基礎和時機
2008-03-05 04:57:54   來源:電子商務法律網(如實)   評論:0

    歲末年初,國內竟然有多部信息化方面的法規出臺或施行,盡管這些法規或者是地方性的、或者是國務院機構下發的行業管理的規范性文件,對于相對保守和謹慎的立法工作而言,卻可說是“蔚為大觀”。

  首先是《北京市信息化促進條例》在2007年12月1日正式實施,其次是《天津市信息化促進條例》從2008年起實施。2007年12月下旬,《廣東省計算機信息系統安全保護條例》審議并獲得通過,這是針對信息安全的第一部地方性法規。2007年12月底,信息產業部和廣電總聯合發布了《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管理規定》的部門規章(文件),旨在對基于信息網絡的視頻信息進行規范。2008年1月2日財政部、民政部、體育總局等三部委聯合下發通知,強調禁止彩票機構利用互聯網銷售彩票。此外,商務部官員透露商務部制定的《促進流通領域電子商務規范發展的意見》已多次征求意見,即將發布……

  立法立規,在法治環境下,一向是謹慎而嚴肅的事情。一部法規的出臺、一個規范性文件的實施,要進行大量的研究,反復論證,仔細推敲。這是因為法律意義上的“規范”,面向特定群體或者不特定群體,都必須考慮實施的成本、后果和救濟等,否則或成為一紙空文、浪費社會資源,或產生不良后果、出現“惡法”傷人的情形。這種情況的出現,決不以制訂者的初衷為轉移或改變。

  縱觀這些法規,幾部地方性法規值得一提。北京市和天津市促進本地信息化發展的綱領性規范,都以地方性法規的效力層級出現,在國內,立法次序上分別位列第三(天津信息化條例)、第四(北京信息化條例),這是指省級地方立法。廣東省的信息安全條例,在國內也是比較領先的,在地方性法規這個層級,信息化方面的立法廣東省走得一直比較靠前,這與廣東省經濟發展一直走在全國前列、現代技術的使用也廣泛有很大關系。北京市和天津市的綱領性、綜合性信息化促進法規,內容有所側重、范圍也有差別,但要規范到一個地區的信息化的整體進步,是一件十分不容易的事情。兩步法規在目的、主旨、操作性、立法技術方面都頗有可圈點之處。廣東省的信息安全法規同樣值得贊賞。

  與地方立法相比,幾個國家部委的規章和規范性文件,側重在行業和系統內的規則上。在信息化時代,“行業”和“系統內”的界限其實已經十分模糊。原因在于信息化是整個社會發展的方向,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都會涉及到信息化的內容,不是某一個行業或者某一個領域內可以獨立出來或者分離出來的,相應地,對某一個行業的行政性規制就很難把握好界限和尺度。前述《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管理規定》和禁止彩票機構利用互聯網銷售彩票的通知在廣受關注、爭議之聲四起,就是這中行業內或系統內行政規制難以把握的注腳。至于用一兩個部門規范性文件規制電子商務行為,則在理論和現實方面都存在很大的矛盾。

  信息化方面的立法,既要有經濟發展水平和信息化應用程度為基礎,這是為客觀規律所決定的;又要切實把握好時機,真正發揮上層建筑的反作用力,促進信息化的發展。一時、一域的規制,除了非理性的沖動和“門戶”之見外,遺憾無窮。而沖動和條塊分割,是任何領域立法的大忌。

相關熱詞搜索:網絡法

上一篇:首例個郵泄露案:意料之中 情理之外
下一篇:web2.0版權研討:從登記到認證

分享到: 收藏
頻道總排行
頻道本月排行
超清无码无码二区无码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