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條路通向學術出版數字化
2007-09-11 18:49:09   來源:中國新聞出版網(周蔚華)   評論:0

  中國大學出版社過去市場化程度相對較高,但是在學術出版方面則顯得不足。大學出版社的生存之根、價值之源,就是它的學術出版。大學出版社存在的價值不在于它的碼洋多少,也不在于它的規模多大,而在于它對學術的貢獻有多大,這是大學出版社和其他出版社的區別所在。

  數字化沖擊學術出版

  當前傳統的學術出版模式正面臨著困境。第一,學術書的特點決定其困境所在。眾所周知,學術書讀者面比較窄,市場彈性比較小,銷售周期很長,它和暢銷書最大的差異就是暢銷書可能一陣子就過去了,但是學術書不因為時間的延續失去它的價值。它的成本也比較高,風險大。現在整個銷售模式對學術書是非常不利的。中國每年出20多萬種圖書,但是中國最大的賣場上架品種也就20多萬種。很多書店受經濟效益的驅使,過分追求上架的周轉率或動銷率,致使首先受“害”的是學術著作,學術書就成為最早下架的品種。學術出版因之面臨更為嚴峻的挑戰。

  第二,圖書館訂閱經費轉向。圖書館訂閱經費的增長低于圖書品種和價格的增長,導致了圖書訂閱的下降。它們傾向于把有限的資金轉向訂閱一些連續性出版物如期刊和報紙等。數據庫尤其是期刊數據庫以其龐大的信息正在成為圖書館訂閱的重點,這也導致對圖書的訂閱經費的壓縮。

  第三,讀者查閱資料方式也發生了變化。現在圖書館的圖書查詢只是一種補充,更多的是通過網上查閱,不管是期刊還是文獻,很多都是通過網上來檢索。

  第四,現在國際上流行的所謂開放式出版模式,即OA(Open Access)模式,對傳統學術出版產生巨大沖擊。學術出版物價格飛漲,特別是大學圖書館已經不堪重負,這直接導致世界范圍內的開放式出版模式的興起。2003年10月,在德國柏林由馬克斯·布蘭克(Max Planck)社團組織的研討會上宣布的《柏林宣言――社會和人文領域的知識開放使用》強調,開放出版模式不僅僅涉及期刊文章,而是包括任何涉及研究的事情,如數據和元數據,甚至還包括任何知識和文化遺產的載體,如博物館藏品和檔案存儲軟件,等等。目前越來越多的公眾和私人機構都在使用這種OA模式,其對學術出版的沖擊是非常大的。

  六模式促學術出版數字化

  學術出版是最適合數字化贏利的一個出版領域。當前圖書館對學術數據庫投入的加大,既是傳統學術出版的危機,也是學術出版數字化的商機。內容的產生周期較長但時效性也長、內容的獨創和難以模仿性、用戶的小眾化和穩定性、檢索和繼承的必要性、對學術出版編輯的較高要求等等,都是數字化模式能夠提供的優勢所在。

  關于學術出版的數字化,我個人認為,可供選擇的模式主要有:

  內容再集成,滿足個性化需求。學術的創新性和研究個性,對內容的集成要求非常高,掌握各個主要研究領域的歷史、現狀和相關文獻,是進一步研究的出發點和前提。數字化恰恰在內容的集成服務方面大有可為。人大報刊復印資料中心的興盛和危機都充分證明了這一點:它的優勢是集成服務,把國內最有影響的相關論文集成為一個個連續性專題,長期成為每個研究者案頭必備的文獻。在數字化條件下,這種模式受到中國知網的強大沖擊。這對圖書出版是一個前車之鑒,有很強的借鑒意義。

  與各種學術組織密切聯合,提供在線數據庫。美國亞歷山大·斯特里特出版社正與一些高校出版社和圖書館進行電子版本的合作。該社認為“這個計劃一定會為學者們提供更快捷的服務和更多的資料”,建議出版商要加強合作,而不要互相抗衡,并通過借助谷歌、雅虎和微軟等公司提供的技術支持來開發自己的項目,通過“授權許可和鏈接”來提供增值服務。加利福尼亞大學出版社與美國人類學協會合作人類學資源合作項目。這項計劃的目的在于為人類學家提供“一站式”服務,包括保存的期刊歷史資料、音頻文件和書目數據等內容。哥倫比亞大學出版社與哥倫比亞大學圖書館的國際關系文獻數據庫,已經收錄150個捐稿機構的10萬頁內容,如此等等。這些都可以作為我們學術出版切入數字化的先例。[Page]

  按需印刷(POD)。“按需印刷”或者“按需出版”是通過采用先進的數據處理技術、數字印刷和網絡系統,將出版信息全部存儲在計算機系統中,需要時直接印刷成書,省去制版等中間環節,真正做到一冊起印,即需即印。它的主要優勢在于:一是降低印刷成本,增加銷售利潤。二是簡便、快捷的印制過程。三是滿足客戶個性化的需求。按需印刷是最適合學術著作的,它根據顧客的需要,及時印刷,裝訂成書,銷售到顧客手中。知識產權出版社在這方面是走在全國出版社前列的。

  通過教學資源和教材打包銷售。中國大學出版社和國外大學出版社的最大差異就是教材出版占了很高的比例。因此,把學術出版和教材有機結合,互為補充,是中國大學出版社的優勢所在。教學資源庫提供了這樣一個好的平臺。教學資源庫很重要的內容就是提供學科和專業背景知識,以及相關知識點的背景。在學術書方面,通過數字化能夠為教師提供大量的相關資料文獻,提升教師教學和科研水平。另外,教學參考書也可以通過數字化在網上出版。  

  盤活短板、斷版的出版資源。數字化使斷版學術著作的再出版成為現實,把“死”的資源變成了“活”的資源。數字出版可以使古文獻“復活”,對文化傳承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

  運用數字化手段擴大現有圖書銷售。銷售的數字化或者網站的銷售對學術著作非常適合,美國大學出版社的圖書有將近20%通過亞馬遜銷售,人大社與當當網、卓越網合作也卓有成效。學術著作的網站銷售和學術出版數字化是很符合“長尾理論”的,單本書的銷售量看起來不是很大,但總量加起來就非常大。

  數字化可以使學術出版獲得重生,以出版學術著作為重要內容的大學出版社應該是大有可為的。
 

相關熱詞搜索:出版數字化

上一篇:默多克收購道瓊斯案中的五個“關鍵先生”
下一篇:找一條新媒體向傳統媒體回歸的路

分享到: 收藏
超清无码无码二区无码三区